首页 »

城市地标|一名服装商人眼中的董家渡市场变迁

2019/9/11 21:07:35

城市地标|一名服装商人眼中的董家渡市场变迁

从轨交9号线小南门站出来,穿过董家渡路、府谷街、南仓街这几条小马路,就来到了位于陆家浜路399号的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

路过府谷街

 

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的名字,乍听起来有些陌生。但如果提起董家渡布料市场,许多人就会恍然大悟。今天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内的大部分生意人,多半正是从原来的董家渡布料市场搬迁而来。在上海做了十多年服装生意的赵红兵,就是其中之一。

 


 

【初到董家渡】

 

大约20年前,赵红兵还是在杨浦五角场一带做工的一名小裁缝,并不知道董家渡布料市场的存在。直到不时有来他这里做衣服的上海阿姨妈妈,经常自己带来各种花色、质地的布料来做衣服,赵红兵问了才知道,这些布料都是从董家渡买来的。

 

那时稍微高档一些的面料市场里,上海名气最大的地方是“真丝大王”,城中潮人都喜欢去那买布料。听说董家渡市场后,出于好奇和职业的本能,赵红兵决定去看看。

 

实地考察后赵红兵发现,董家渡市场的布料不仅花样、面料的选择多,价格也相当实惠。之所以价格比较低廉,是因为当时董家渡市场内的摊主,多半是在自家的房子里摆了地摊出来卖布料,没什么租金压力,生意也就能一直做下去。

 

头脑活络的赵红兵和妻子当即决定转移“阵地”,他们很快和其中一个摊主谈下了合作:摊主提供布料,赵红兵负责加工,为来店里选料的顾客加工定做衣服。就这样,赵红兵来到了最初以地摊为主的董家渡布料市场,赚到了第一桶金。

 


 

【步入“黄金时代”】

 

几年后,董家渡路近中山东一路的布料市场开业,赵红兵和妻子租下了一间摊位,开始自立门户兼做布料销售和加工生意。也是从这里开始,董家渡布料市场逐渐迎来了她的黄金时代。

 

赵红兵的亲戚戴女士跟着赵红兵一家驻店十多年。她回忆说,最开始市场里来得最多的,还是会“做人家”的上海本地阿姨妈妈。她们对布料、花色都很了解,有人会拿了成衣过来,希望按照成衣的款式做,穿上体面,花费也不高,一直都有回头客。

 

后来,一些常驻上海的欧美人因为衣服尺寸偏大,在市面上很难买到适合的衣服,也开始来到董家渡定做。就这样,董家渡市场渐渐做出了口碑和名气,一些高星级酒店也开始把这里作为一个景点,推荐给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再后来,一些导游、空姐也开始带客人过来做衣服,市场里的外国人比例更高了。

 

“最忙的时候,整个市场挤满了人,店门口来量尺寸的人都要排队。店里除了我妹妹家两人,还有三个店员帮忙,就这样也忙不过来。”戴女士说,周末顾客特别多时,她和店员们常常要忙到下午三五点钟才能吃上一顿午饭。

 

赵红兵的店,擅长做各种大衣。因为赵红兵自己是裁缝起家,量完尺寸后做出的衣服,大多数顾客都会比较满意,会不断有熟客介绍朋友过来。但市场越来越火之后,商家也鱼龙混杂,并不见得每家店铺做出的衣服都能让人满意。为了提升自家产品的竞争力,赵红兵还和店员们去东华大学培训进修,对布料、设计等环节继续学习。

 


 

【互联网的“危”与“机”】

 

得知董家渡市场即将被拆迁后,赵红兵一家又转战到了现在的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十多年生意做下来,他已经有了两家实体店铺,和一家网店。这样的成绩看似不错,赵红兵却觉得“很有压力”。因为网络购物对实体店铺的冲击,同样蔓延到了布料和服装定制领域。

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

 

赵红兵说,之前市场最红火的时候每天能做到1.5-2万元的营业额,现在能做到每天5000元就不错了。营业额开始走下坡路的情况,是最近几年开始的。再往后看,还不知道情况会怎样。

 

至于淘宝上的网店,赵红兵进入的时间有点晚,目前才开了一年多。要想让自己的产品在网上的排名靠前,出现在顾客的视线里,就需要花钱买排名,然后根据点击付费。赵红兵说,比起早年开网店主要靠产品销量排名,现在的网店要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太难了。

 

不过,他仍然坚信产品质量很重要,无论是之前去东华大学进修服装相关知识,还是要求现在的店员都要会电脑打版,都是为了适应市场的需求。

 

当然,互联网兴起带来的不只是危机,也有机会。戴女士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他们的店现在也做国外批发订单,这部分需求相对比较稳定。早先国外的批发商都要专门飞来看样、选料,然后等样衣出来后订货,通常需要待上一周左右。现在通过微信,基本看看图片就能定样子了,他们挂着自己品牌的衣服,现在也已经远销到了英国和西班牙。

 

接下去,赵红兵准备将批发生意搬到网上。同时,他也在关注七浦路,发现那里的韩国馆卖大衣的商家相对比较少,希望能把自家的大衣生意带过去。

 

现在的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内,尽管依然有不少外国人前来消费,但与高峰时期的人满为患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对一个单店而言,工作日上午的两小时内可能会有三五拨试衣服及询价的游客,真正下单的则可能是零。另外,整个市场三层楼面的店家售卖的衣服总体大同小异,如果没有大客流作为支撑,单店的生存情况未必那么乐观。

 

网购越来越发达,成衣定制也将继续分化,要么向网上的低价靠拢并降低品质,要么提升设计、做工向高端定制发展。无论是董家渡还是南外滩布料市场,适应这些变化都迫在眉睫。而对于过去十多年一直去董家渡的熟客们而言,网购固然可以替代一部分购物需求,但旧日董家渡布料市场里挨挨挤挤、人声鼎沸的画面和经历,可能是更值得怀念的一段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