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沪者也】民盟在愚园路联安坊11号

2019/10/10 4:25:18

【知沪者也】民盟在愚园路联安坊11号

 

今天,中国民主同盟成立75周年暨上海民盟组织建立70周年纪念大会在沪召开。

 

时光倒流,1946年是令人难忘的一年。

 

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下,国民党接受中共及各民主党派的要求,签订了《停战协定》,并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中国人民为之振奋。然而,国民党很快撕毁了政协决议,发动全面内战,接着又召开了伪国大,国共和谈全面破裂,国内局势急剧恶化。

 

在时局险恶、处境艰难之际,民盟于1947年1月在沪召开了一届二中全会。

 

会议在民盟中央主席张澜和中央常务委员会的主持下召开,出席会议的中央委员有张澜、沈钧儒、黄炎培、章伯钧、罗隆基、史良、张东荪、邓初民、鲜特生、周新民、李文宜、罗涵先等36人。

 

出席这次会议最年轻的是罗涵先。如今,这位民盟中央副主席已是垂暮之年。提起二中全会,他记忆犹新。他记得会议地点是愚园路联安坊11号,记得会议是在“饱满的政治情绪中举行的”,更使他难忘的是会议通过的那份充满感情的《政治报告》。

 

报告以淋漓尽致的笔墨描述了中国大地上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的悲惨景象,责问国民党当局:“今天中国人民只有贫穷、冻饿、死亡的极大自由,这样的国家成什么国家,这样的政府成什么政府?!”

 

民盟一届二中全会是民盟历史上一次重要会议。为应付日趋恶化的时局,会议规定了四项基本原则:(一)上层争取公开合法,下层采取秘密活动;(二)宣传争取合法公开,组织保持秘密方式;(三)简化总部,侧重地方,深入群众,扩大政治影响,推动民主运动;(四)在国民党严重迫害下应严密组织,不暴露工作。

 

民盟一届二中全会结束不久,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也在愚园路联安坊11号举行第四次全国干部会议。抗战暴发前夕,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改名为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

上海愚园路联安坊11号(今愚园路1352弄5号楼)中央机关旧址,1947年2月在这里召开了农工党第四次全国干部会议。

 

早在1941年3月,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参加了由“三党三派”组成的民主政团同盟。抗战胜利后,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中央由重庆迁往上海。

 

1946年5月8日,章伯钧(1895-1969)由重庆飞抵上海,下榻祥生饭店,他与王守一、欧阳平、张耀明等人商议,打算筹措房子设立机关。王守一、张耀明通过杨虎与上海“青帮”的关系,找到愚园路联安坊11号,这里原是一个汉奸的私房,按法令应该没收,房主已迁出隐藏,楼房被一商人占用。

 

经商量,章伯钧以国民参议员的名义写信给“敌伪产业管理处”,要求借用此房,并由陈长松、肖杰三持杨虎的名片直接与占房人交涉,要追究其隐匿敌产之责。就这样,愚园路联安坊11号成为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的办公地点,章伯钧及家人亦在此居住。

 

第四次全国干部会议决定将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委员会改名中国农工民主党,推选民盟中央常委、民盟中央组织委员会主任章伯钧为主席。会议提出,中国民族民主革命,不是欧美式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是以社会主义为归宿的进步的民主革命。会议决定加强组织的严密性,进行组织整顿,并规定今后的组织路线是为和平民主而斗争,与全国同胞及各党派共同推进民主团结,实现和平统一,建设独立富强之中国。

 

在愚园路联安坊11号里,召开的民盟一届二中全会以及农工民主党第四次全国干部会议,有力地推动了国民党统治区的反美反蒋斗争,加深了国民党统治的政治危机。为此,国民党视民盟、农工民主党等坚持在国统区进行公开斗争的民主党派为眼中钉、肉中刺,1947年6月1日,国民党动用大批军警在全国各大城市,对民主党派人士和进步师生进了大逮捕。这一年秋天,被列入黑名单的江西盟员、农工党员李柱潜至上海,住进了愚园路联安坊11号。

 

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章伯钧带回一些月饼,与李柱等人边吃边聊。当时,上海的形势也很严峻,一些盟员已被特务跟踪监视,章伯钧诙谐地说:“若是有人请我们进去(指监狱),诸位千万别忘了带走面前的月饼呵!”说罢,放声大笑。 章伯钧深知国民党不会放过民盟,他叮嘱打算回赣的李柱,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坚持下去,要作长期斗争的打算。不久,他约见尚丁(1921-2009),通知他准备接替上海民盟的组织工作。

 

晚年的尚丁还记得那次约见的情景:章伯钧将自己戴的那顶深咖啡色的制礼帽赠送给他,意味深长地说:“更艰苦的斗争要由你们接过去了。” 每当处境维艰之际,章伯钧总是退居香港。民盟总部被迫解散的当天,章伯钧即秘密离沪,潜往香港。不久,沈钧儒也化妆出走,与章伯钧在港汇合。

沈钧儒

 

1948年1月,他们在香港共同主持了民盟历史上“具有划时期性的决定意义的”一届三中全会,“鲜明而坚决地确定了一条人民的、民主的、革命的总政治路线”。同年9月,农工党中央在港举行扩大会议,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是历史先进阶级——无产阶级坚强领导的组织”,强调农工与中共合作已有很好的历史,今后更应 “增加友好合作”。

 

章伯钧走了,农工党中央也随之撤离,愚园路联安坊11号房屋被出顶,所得顶费的一部分成了农工党的活动经费。